【奴隶新娘】(48)作者:森下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18460


               (四十八)

  那些老傢伙用透明的大塑胶布,将赤裸的书妃层层包住,抱着她去浴室洗群P浴,留我一个人在红酒室中。

  至於处境最不堪的赵家恩,早在老傢伙们把书妃抱走前,看护已先将他推走,想必也是带他去沖洗,约略十几分钟后,看护独自回来。

  她先弄一锅水在炉子上煮,接着手脚俐落收拾被排泄物弄得ㄧ片狼藉的厨房,还好事先已铺满塑胶布,因此没花多久时间就恢复了,然后打开门窗跟抽风机,以惊人的效率把厨房弄回彷彿什么事都没发生的原状。

  等她收拾好厨房,炉子上的水也已煮沸,她从冰箱拿了一盒新鲜鸡蛋,放入滚水中煮成水煮蛋,然后捞出来剥壳等着放凉。

  大约又过十几分钟,外头传来那些老傢伙的淫笑喧哗,我努力转头,看见他们身着舒适浴袍,「牵」着书妃走进来。

  书妃仍是赤裸,洁白的颈项锁着朱凯文为她订制的爱马仕颈环,扣在颈环上的皮绳则被朱凯文握在手里。

  明明是名门少妇的她,此时就像一个被俘虏的女奴。

  对她来说更不堪的,是那些恶劣的老傢伙,还让她推着已洗乾净的赵家恩一起回来厨房。

  我心疼看她走路时踮起美丽裸足,步履危危颤颤,想必柔软的脚底仍紮着暗针,她低头经过红酒柜时,眸角牵挂地望向我,或许不想被那些畜牲发现,短短不到一秒就收回。

  即便如此,我已经注意她双眸湿红,光滑的胴体有不少齿印和指痕。令我嫉妒猜想她被强押去洗群P浴的一小时,到底受尽什么样的亵玩跟凌辱。

  朱凯文把她牵到中岛前,自己坐上椅子,丢了一小捆细麻绳到地上。

  「姪媳妇乖,把家恩没办法传宗接代的命根子照刚刚那样绑好,绑牢一点,不然我就换绑红酒柜里面那个情夫的老二。」

  书妃握紧玉拳,心情ㄧ定极为抗拒,但终究还是缓缓蹲下,拾起麻绳,然后照着稍早他们教过她的方式,再度将自己丈夫可怜的阴茎和睾丸缚住,过程中连抬头看赵家恩的勇气都没有,只是颤抖屏息弄完一切,就撑着轮椅站起来。
  「把家恩推到最看得到你的地方,然后过来我这边。」朱凯文又说,他似乎很享受在自己世姪眼前佔有姪媳的乐趣。

  书妃努力忍耐,依言将生殖器被自己巧手重新绑成三颗紫肉丸的丈夫推到正前方,然后走到朱凯文面前,面无表情站着,满脸让人心疼的倔强。

  「真乖,一开始就要这样啊,嘿嘿……」

  朱凯文淫笑拉起她的手,猛然将她搂到身上,书妃羞哼一声,之后就没再抵抗,用冷默表达她对朱凯文的不耻。

  但这丝毫不影响朱凯文的兴奋。

  「你知道吗?」赤裸身体的朱凯文,将同样一丝不挂的书妃搂紧怀中,狞笑说:「世伯最喜欢你这种倔强又无法反抗的模样,让人好兴奋,更想折磨你……」
  语毕,他一张臭嘴用力压上书妃柔软双唇,舌头强势顶开她洁白的贝齿,书妃想推开他,但无法挣脱朱凯文有力的胳臂。

  朱凯文吻足了瘾,又说:「姪媳妇,陪你玩这么久,世伯们肚子都饿了,换你下厨报答我们,等我们吃饱,才能喂饱你飢渴的小穴,嘿嘿。」

  书妃忿忿抹去嫩唇上噁心唾痕,正要转身,却又被朱凯文拉住。

  「还没呢!」他说:「怎么可能让姪媳妇这么轻松下厨,那你在忙时,我们几位世伯岂不是太无聊了。」

  「你到底还想怎样?」书妃终於忍无可忍。

  「没怎样,只是要把这个挂在姪媳妇的阴唇环上,你作菜时,世伯可以用这个跟你调情。」他拿了条细链,在书妃眼前摇晃。

  书妃忿然转开脸,任朱凯文把链尾的扣环扣在她赤裸两腿间垂下的结婚钻戒上。

  「现在姪媳妇可以去作菜了。」

  书妃转身回到厨台边,继续准备被迫打断的料理,这些原本是我们俩人甜蜜晚餐的佳肴,现在已经变成老傢伙们等一下补充体力好继续蹂躏她的食物。
  在料理台前的书妃背对着中岛,而她那些老不修「世伯」,则趁机恣意目淫她赤裸的身体。

  书妃踮起趾尖的雪白脚掌片、光洁的足跟、纤盈的脚踝、修直的双腿、圆俏的蜜臀、令人想环抱的柳腰、骨肉匀称的丝滑裸背,还有盘起微湿秀发而露出来的性感颈项,都让那些老色鬼不断累积高张的兽欲。

  一根根丑陋的肉茎,在威而刚助力下,从敞开的浴袍缝隙探出来,活像雨后昂扬挺立的巨大松茸。

  「姪媳妇,动作要快点……世伯们肚子跟老二都很饿了。」朱凯文催促,手中握着连结书妃阴唇穿环的细链轻轻一扯。

  「嗯……」书妃忍不住娇喘,玉手停下动作,已经要辛苦踮高的脚掌的两条修直玉腿危危颤抖。

  「姪媳妇,世伯要你动作快点,怎么还停下来?」

  书妃在朱凯文恶劣逼迫下,又继续未完的料理和装盘,只是朱凯文仍不时抽动手中细链,让她呼吸紊乱,美丽的背影频频因失神而颤动。

  那些人还不肯放过她,章士和搬了张圆凳到她旁边。

  「一只脚抬上来踩椅子上,让我们看到你的小嫩屄。」

  羞软无力的书妃摇头拒绝。

  「咦,姪媳妇现在不听话了,怎么办?」章士和转头问。

  「看来得把红酒室里那个男人脱光淋上冰水。」

  「不要……」书妃弱声说,慢慢将一张晶莹裸足提起,放在章士和要她踩的圆凳上,从雪白屁股后面看去,赤裸大腿根间湿红的肉片敞露出来。

  「姪媳妇清秀的脸蛋,真的很适合这种淫荡的姿势呢,看了真让人兴奋啊。」
  那些老不修呼吸愈来愈浓促。

  书妃强忍屈辱继续作菜,朱凯文仍不断拉动牵扯她阴唇的细链,书妃已经快无法继续,不时双手撑在料理台上辛苦娇喘,张开的两腿间,一缕晶莹水光垂下来摇荡。

  没想到魏继开又拿了张圆凳放在她另一只脚旁边,淫笑说:「另一条腿也踩上去好了,让世伯们看得更清楚,用姪媳妇最有诚意的方式为我们作饭。」
  「我不……哼……」书妃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力,就被魏继开握住另一只脚的腿踝,强行把它抬上椅面,变成裸蹲在两张圆凳上。

  「不乖乖听话,是会让你的情夫吃苦头的,冻死他也不会有问题,因为是姪媳妇跟他偷情被我们抓到。」

  书妃艰难的将菜分盘,我知道她只想赶快结束这一切,但朱凯文岂会让她如愿,除了持续拉扯扣在她赤裸耻缝下方的结婚钻戒,其他几个老傢伙也围挤在她身边兴奋地看她作菜,有人还把手伸进她胸前玩弄奶头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书妃拿筷子的纤手激烈颤抖,食物不时从筷尖掉落,两片踮在椅面的雪白脚心紮着银色针头,因为用力看来更让人觉得疼痛。

  「到底好了没?」朱凯文故意用力扯动细链。

  「呜……」

  她激烈哀鸣,两条雪白大腿倏然紧夹。

  「好了没啊?姪媳妇,我们好饿了!」紧挨着她,用火烫肉棒磨蹭她颤抖胴体的那些个老傢伙,还残忍催促。

  「嗯……」书妃点头,那些盘子上的食物摆放却是狼藉一片,与她平时处女座完美的高标准完全不衬。

  「好了就快点端过来啊。」朱凯文又拉动链子,从耻缝垂下的爱液已经滴到地板。

  「哼嗯……别……拉……」书妃双肘压着台面撑住上身,用力夹着的瘦美大腿不停颤抖:「我……端过去……」

  「快点!」

  在朱凯文催逼下,她艰难地伸下脚ㄚ,然后端起两只盘子,踮着足尖踉跄走向中岛。

  盘子在她美丽的手中抖动歪斜,食物也ㄧ路从盘中洒落,好不容易将它们放到中岛台面,只剩稀落的食物散佈在高级瓷盘上。

  朱凯文冷眼旁观不发一语,只是手中的链子持续抽动,等书妃又喘息痛苦来回二次,将五个盘子都端齐,修长双腿已几乎无法站立,他才捉住她胳臂,狞笑问:「姪媳妇,桌上这些东西,你好意思端给世伯们吃?这就是你用诚意作出来的料理吗?」

  书妃颤弱而羞忿:「明明是你……」

  「我怎么样?」朱凯文拉起手中链子,书妃呻吟ㄧ声,两条玉腿再也支撑不住,身后章士和即时帮忙架住她腋下,才没让她软倒。

  「说啊?我对你怎么样?」

  「……」倔强的书妃转开脸不想回答。

  「姪媳妇这种料理是不及格的,让世伯们来教你怎么用你诱人的身体作出美味料理吧!」

  书妃还来不及知道朱凯文的意思,就被其他几个老傢伙抬起来,放在中岛上。
  「不许给我挣扎!不然就折磨那个奸夫。」朱凯文警告正在抵抗的她。
  书妃认命安静下来,脸默默转向ㄧ边,只剩缀着粉红奶尖的雪白酥胸不断起伏。

  「腿张开。」朱凯文命令。

  赤裸躺在那些老色鬼中间的书妃,迟疑了ㄧ下,屈起双腿羞耻地往两边缓缓分开。

  「嘿嘿,这阵子经过调教,果然有听话ㄧ些……」朱凯文兴奋地舔着嘴唇,伸出鹹猪手抓住她两条雪白大腿,将它们分开到最大,书妃痛苦屈辱地呜咽ㄧ声。
  朱凯文对其他人说:「帮忙把她手脚上的扣链扣上。」

  「住手!」我在红酒室里痛心的目睹着。

  书妃手腿上爱马仕皮铐的短链扣在ㄧ起,让她只能维持屈张双腿的羞耻姿势。
  但朱凯文更过份地将手中链子的另一头,与她颈环下的短链扣在一起,书妃痛苦呻吟,她只能更努力屈张大腿往前弯起脖子,才不会让链子扯疼娇嫩的阴唇。
  「看姪媳妇美丽的脚趾头都兴奋得握起来了,是不是被世伯们折磨得很爽啊?」朱凯文淫笑着,一手还拨弄扎在她光滑脚掌心上的针头。

  「不……呜……不是……」

  书妃令人心疼的颤抖否认,晶莹泪珠不断从她淒楚的美眸中滚出来。

  「蛋拿来了,塞进去吧。」魏继开从锅子中拿出一颗剥壳白嫩的水煮蛋。
  「可能还有点烫,姪媳妇忍耐ㄧ下。」说着,他就把蛋拿到她张开的两腿间,慢慢挤入红润润的耻洞。

  「嗯……不……」青丝凌乱模样淒楚的书妃,忍不住将头后仰,颈项上的细链却扯住阴唇,让她哀哼出来。

  「嗟!夹破了啦。」魏继开拿着还没塞入就被生紧肉壁挤出蛋黄的破蛋。
  「姪媳妇阴道要放松,别夹那么紧,像生小孩一样,会不会啊?」

  「我……不会……」书妃羞忿屈辱地哽咽。

  「不听话吗?那我就把这锅蛋全塞到奸夫嘴巴,看他会不会噎死。」魏继开恐吓。

  书妃只好摇头哀求。

  「那再试一次,放松,我们帮你扶着头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她抽咽回应。

  雪白熟蛋又再度抵在粉红湿润的耻户,试图第二次挤入,书妃努力放松下身力量,在她羞耻的喘息中半颗蛋进入不断缩放的阴道,耻洞被扩成一圈。

  「姪媳妇,要成功了,再放松一点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明明是放松肉壁,书妃却全身晶莹汗珠,脚趾也紧紧屈握住。

  「嗯哼……」她羞咽一声,整颗蛋瞬间隐没,红润的耻洞恢复紧闭,只是流下一沱透明淫液。

  「再一颗」魏继开又拿起一颗蛋,书妃闭上泪眸。

  於是在她喘息硬撑中,窄小的阴道又吞下第二颗水煮蛋。

  「现在蹲起来,把蛋下在盘子上。」朱凯文说,於是几个老傢伙又将她抬起蹲在中岛上,在她两腿下面下放了一只盘子。

  书妃羞耻地摇头,她的手腕跟脚踝仍被链在一起,颈环上细链一端也还扣在阴唇下的钻戒,使她只能张开大腿低头辛苦蹲着,任人把赤裸裸的美丽耻缝看得一览无遗。

  「快点下!我们等好久,肚子饿死了!」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书妃羞耻地用力,粉嫩的耻洞微微鼓出来,在那些老傢伙兴奋注视下马上又害羞的缩回去。

  「搞什么?快点!」他们不满地鼓譟.

  「我……不行……好羞……」倔强的书妃,终究颤抖地掉下泪。

  「我们就是喜欢姪媳妇害羞的样子,快点把蛋生出来让我们吃,还是要我们把这锅蛋都塞进你男人的嘴里?」

  书妃安静没再说话,只是令人心疼地嗯嗯用力,踮趾蹲在那些老色鬼贪淫目光中间的诱人柔躯轻轻颤抖,粉黏的耻洞又慢慢鼓出来,随着她的羞喘,先垂下ㄧ条透明爱液,然后雪白的ㄧ尖蛋头挤出肉壁。

  「出来了,姪媳妇加油!」

  「嗯……好羞……别看……嗯……」书妃用力到颤抖,蛋已经挤出快半颗。
  「哼嗯……」

  终於整颗完整的水煮蛋滴溜溜落在盘子上,王鸿台立刻捡起来,拿到眼前,深深嗅了ㄧ口。

  「呜……不要……」书妃看见她那公公老不修朋友的举动,羞得全身颤抖。
  「真漂亮啊,从姪媳妇小穴生下来的蛋,一点臭味都没有,还有淡淡的体香。」
  「我这道在姪媳妇阴道熟成的水煮蛋真的是绝品吧?」朱凯文得意说。
  「没错,老朱真有你的,尤其白色的蛋从姪媳妇粉粉嫩嫩的耻肉中挤出来,真是视觉上的ㄧ大刺激啊!」

  朱凯文:「并不是每个女人的下体都能作这道菜,要像姪媳妇这样阴道乾净,完全没有异味的女体才可以。」

  「我来吃看看。」魏继开拿先用舌头珍惜的舔着蛋白上的淫水。

  「不要……」

  「姪媳妇害羞的样子好诱人啊,嘿嘿,淫水真可口,我要吃了……」

  他咬下ㄧ口。

  「还有ㄧ颗,快点生出来!我们等不及了!」其他老色鬼鼓躁催促。

  书妃哀羞地摇头,对她这般大家闺秀来说,如此景象实在令人不忍看下去,但却让那些无耻的世伯们更兴奋。

  「你没有选择,除非想让里面那个傢伙受苦。」

  书妃颤抖着,一颗浑圆的白色蛋头,又慢慢从鼓起的耻洞中挤出来。

  於是就在我心疼、愤怒、嫉妒的目睹中,书妃下完了蛋,又被放倒填塞入新的水煮鸡卵,然后再被抱起来蹲着,逼她从阴道中挤出来,一直到所有老傢伙都吃到了,他们才将她手脚跟脖子上的链子解开。

  「现在换用姪媳妇的小湿穴喂饱我们的大鸡巴。」

  「我不要……」随然已经知道难逃最后这ㄧ关,但当她被那些无耻世伯捉住手腿拖抱下去时,仍然羞忿的反抗。

  「抵抗没用的,你的情夫跟你通奸的证据都在我们手中,除非你完全不在乎你公公婆婆看到。」

  她来不及再说什么,就羞喘一声,被人从左右操住腿弯抬起来,而章士和已经脱掉浴袍,张开腿老二竖直坐在高脚椅上等着她。

  「乖乖让世伯们操穴,先让章世伯打第一炮。」

  「不要……」书妃羞耻地在魏继开和王鸿台两人左右挟持中扭动,但已不像方才那么激烈,应该是朱凯文对她的恐吓发挥了效果。

  他们把她抱到章士和上方,张开的小肉缝对准紫硬的龟头慢慢放下。

  「嗯……不……噢……」

  「姪媳妇……穴穴好紧……」章士和兴奋喘息,整条肉棒已经完全没入窄紧的肉洞,书妃双脚无法着地,羞耻地坐在章士和身上,两条修长小腿往后屈。
  「动起来……快……」

  「哼……」书妃屈辱地摇头。

  「你想结束,就快点让我们射出来,否则我们可以慢慢折磨你一整夜,不!二天二夜都没问题,反正你公公婆婆这几天都不在。」朱凯文说,他跟另外二人也都脱下浴袍,再度呈现一丝不挂的丑陋身体。

  书妃绝望地颤抖,艰难地将一双雪白柔夷搭在章士和两边肩膀。

  「不要啊!妃!」我在红酒室中嫉愤怒吼。

  但她已经开始缓慢抬动洁白玉臀,紧咬住嫩唇,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会让眼前老畜牲兴奋的声音。

  「噢……姪媳妇……」章士和却无耻地放声淫叫:「世伯好爱你……嗯噢……」

  他两张大手捏揉着书妃诱人的小雪峰,接着嘴凑上去,伸出噁心湿舌舔弄粉红奶尖。

  「呜……嗯……」书妃忍耐地娇喘呜咽。

  章士和喘着气,ㄧ张手顺着她纤窈的腰身来回爱抚,慢慢游移到白嫩屁股,手掌盖在充满弹性的臀肉上,忽然用力,五指陷入柔软的白丘。

  「呜……」书妃忍不住呻吟往后仰,奶尖却被章士和咬在齿间,整个人激烈颤抖,雪白脚掌更用力往后抬起。

  「姪媳妇开始兴奋了,快点用力蹂躏她,弄完好换我。」一旁魏继开已经兽欲焚身,盯着书妃诱人的反应,一手伸在自己两腿间,轻撸着挺到肚皮前的火烫肉棒。

  「还没……我要慢慢玩弄她……毕竟想好久了……你们怎么不一起来?让她爽死……」章士和喘着气说。

  「好主意」

  「不……呜……嗯……」书妃羞吟摇头,但柔嫩双脣马上被章士和吮住,赤裸的光滑胴体上随即多了好几张鹹手抚摸。

  她两瓣雪白的臀肉,被章士和双掌用力分开,插着暴筋怒棒的湿淋耻穴,和不久前才被浣肠过而微肿的美丽菊花ㄧ览无遗。

  「把她抱起来干,我们来玩人肉三明治。」王鸿台的提议,更让无能为力的我急怒攻心,一颗心都要被揪碎。

  但章士和已经捧着她的大腿,走下椅子将她整个人端起来,王鸿台为自己勃起的肉棒套上保险套,倒了些润滑油,就从后面顶住书妃赤裸的屁股磨蹭。
  「不……不行……」书妃意识到他的企图,恐惧羞耻地挣扎。

  「来不及了,姪媳妇,今天要在家恩面前夺走你另一个小穴的初夜,认命吧……」

  「不要……嗯……呜……」

  「停下来!畜牲!」我在酒室怒吼。

  王鸿台握着鸡巴,将龟头顶在书妃的小菊花,努力想挤进去那比窄屄还紧数倍的收缩洞。

  「唔……滑开……好紧……」

  他弄得额暴青筋,却一直没办法如愿,书妃连阴道都那么紧了,可以想见更害羞的小菊花有多么生束。

  「不行……帮我把她屁股扒开……」

  在前面端着她的章士和双掌用力扒住她雪白臀肉往两边拉开,好让王鸿台能顺利把龟头挤进去后庭。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书妃羞耻地回头看。

  「姪媳妇别怕……世伯会尽量温柔……等一下你就知道舒服了……」

  「不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干!又滑走……」但显然王鸿台还是不行,已经弄到脸红脖子粗。

  「你到底行不行?」魏继开在旁边看,ㄧ边掏弄胯下已经粗硬很久的阴茎。
  「马的……这小妞后庭实在太紧了」王鸿台已经放弃,我为书妃松了一口气,但没想到魏继开马上补上去。

  「让我来!」

  「呜……不要……」

  书妃洁白的娇躯,被两个无耻的老男人光着身体夹在中间扭颤,无法闪躲接受ㄧ次又一次进入她生紧禁区的尝试。

  「果真很紧……唔……」没多久也魏继开也满头大汗,喘息道:「根本不可能进得去……」

  他们这些畜生,就在世侄眼前这样侵犯他妻子,没有办法言语的赵家恩如果能死,不知道已经死过几次!

  「这样没办法玩人肉三明治,好可惜!」王鸿台惋惜说。

  「真想看姪媳妇这样清纯的女人,被两根肉棒同时进出两处小洞的淫荡表情。」魏继开也说。

  逃过后庭劫难的书妃,暂时忘却羞耻,一双藕臂紧抱住端着她的章士和后颈,整个人攀在他身上。

  「去把奸夫带出来。」朱凯文不知想到什么坏主意,叫看护把我带出红酒室。
  我暗中打算只要那看护把我松绑,我就立刻冲出去把书妃从那些无耻世伯的狼爪中救出来!

  但我的想法似乎太天真,那看护还没放开我之前,就先用幼绳套住我的龟头,然后才把我身上绳索松开,但双手仍被反绑在身后,两腿脚踝间也还有绳索连住,只能小步行走。

  於是我就被那阴沉的看护牵住龟头,跟她走出红酒室,来到正被章士和火车便当体位端着的书妃身后。

  「放下她!混蛋!」眼前景像让我一股妒火狂烧,要不是魏继开从看护手中接过绳子,紧紧拽住我老二,我早就冲上去咬章士和那畜牲,让他放下我心爱的书妃。

  「逸详……嗯……好羞……原谅我……」

  「不!我没怪你……这不是你的错!是这些混蛋!噢……」

  忽然我老二一阵撕心扯肺的剧痛,除了咬牙冷颤再也说不出话。

  「两个不要脸的狗男女。」魏继开把绑住我龟头得幼绳扯到半空中,狰狞说:「家恩在你们面前,你们居然有脸讲给对方什么原谅认错的,要也是向她的丈夫赵家恩求原谅,不是你这奸夫!」

  「别这样,放开他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书妃要为我求情,章士和却故意抱紧她大腿开始大力挺送屁股,书妃只能搂紧他颈背,挂在他身上被撞得激烈哀鸣,两节修长洁白小腿在空中摇晃。

  「停下来……噢……」我在「啪啪啪」刺耳的肉响中怒吼,但来自生殖器的酷刑也让我哀嚎。

  章士和毕竟年纪大了,这样火车体位弄了十几下已力竭,换王鸿台把书妃端过去。

  「呜……不要……」书妃挣扎了无用,还是被王鸿台抱过去,换一根肉棒塞进她湿润的小穴中。

  「哼……嗯……」她哀羞地勾搂住王鸿台,挂在他身上娇喘。

  「好啦,姪媳妇别那么不甘心,我给你一点福利,你可要乖乖配合我们喔。」朱凯文这时突然说。

  书妃看来对他的话没任何期待,想当然尔,朱凯文这混蛋所谓的福利,只是更多的羞辱而已。

  「姪媳妇不回答是怎样?不想要福利吗?」朱凯文仍在说。

  「好吧,我本来想说让奸夫帮你的小菊花开苞,看来你是不属意他。」
  书妃闻言陡然安静,只剩紊乱而清晰的喘息。

  「我不会帮你们欺负她!畜牲!」我愤然对朱凯文吼道,但随即老二又ㄧ阵剧痛,龟头彷彿要被幼绳扯下来。

  「奸夫,姪媳妇也不想你帮她开苞,你鬼叫什么?」

  「不……」忽然听见书妃羞弱轻喊。

  「我……愿意……」

  「愿意?」朱凯文问:「愿意什么?」

  「愿意让他……」书妃羞耻地抱在王鸿台身上颤抖。

  「愿意让谁?说!」

  书妃羞得无法出声,紧紧搂住王鸿台不敢抬头。

  「贱女人,把话完整说出来,在家恩面前说,说你想让奸夫的肉棒替你的菊花开苞,我就成全你,不然就让我们这些世伯来。」朱凯文残酷地在她耳旁说。
  「你们这些畜牲!别逼她,噢……」我的老二被幼绳扯得更紧。

  「住手」书妃回头看我,湿红的美眸中满是忧急,她颤抖着说:「放开他,我说」。

  「好喔,好喔,我们帮你录影存证。」朱凯文指示那个看护拿录影机对准书妃。

  他们几个为老不修的傢伙全都戴上准备好的面具,让录影画面认不出他们的面目,只有书妃、我和赵家恩以赤裸裸的脸孔入镜。

  「可以开始说了。」

  「妃,不要……」我不忍心她被拍这样可能会遭世俗唾骂的影片。

  书妃仍攀在王鸿台身上,被他把住两条大腿端着,用极度不堪的模样,对镜头说:「我想让……逸详……帮我……」

  然后把脸转回去羞耻地轻喘。

  「卡!」朱凯文叫看护停止录影,冷冷说:「这是我要你说的吗?」

  「再给你一次机会,对镜头说,你想让奸夫逸详的肉棒,替你的菊花开苞,一个字都不能改,不然我就再把他丢回红酒室,换我们其中一个来替你开屁眼!」
  书妃苍白美丽的脸蛋再次转向镜头,这次出乎意料的坚定,一字一字说:「我想让……奸夫逸详……的肉棒,替我的……菊花……开苞。」

  「姪媳妇果然毫无廉耻心,真不能原谅。」

  「不许你这样说她!」我怒道。

  「臭小子,轮得到你替她出头吗?」朱凯文一扯手中的绳子,我差点窒息无法出声。

  他们刚刚又在我脖子套上绳圈,绳条抛过天花板上一根横桿,另一头握在朱凯文手里,用来控制我让我无法反抗。

  「别忘了自己是不要脸的奸夫,到底要不要帮她开苞,不要就我来!」朱凯文拉紧绳子,我想我整张脸应该已涨成猪肝色。

  我当然很想佔有书妃另一个从没人进入过的神秘小洞,但却不想在这种情况下,跟那些畜牲老头ㄧ起蹂躏她,因此心中充满矛盾。

  「详……求求你……」书妃可能误会我不想,羞颤到近乎哽咽:「要我……好吗?」

  「妃……」我心神激荡,努力从口中迸出声音:「我……要你……」

  「姪媳妇跟这野男人果真是一对奸夫淫妇阿,嘿嘿……」朱凯文淫笑。
  「去吧,成全你们!」

  我被推近书妃悬空的屁股后头。

  「姪媳妇在家恩面前,帮助奸夫把肉棒顶进你小穴吧,这一段也要录下来,以后要是你不听世伯们的话,我就把它传给你公婆欣赏。」

  书妃没说什么,默默将手伸长到后面,握住我半软半硬的鸡巴,温柔地套弄。
  「妃……」我呼吸慢慢急促起来,肉棒在她舒服的柔夷搓弄下一吋吋伸长变硬。

  「然后帮奸夫套上卫生套。」章士和拆开一只保险套交到书妃手中。

  书妃一根胳臂勾住王鸿台脖子,辛苦地转身,单手为为我套上保险套,害羞地往下拉到阴茎底部。

  朱凯文在ㄧ旁说:「套保险套是怕奸夫用过姪媳妇你的屁眼后,又去插你乾净的小窄屄,这样很容易感染,姪媳妇的身体我们这些世伯还要玩很多次,可不能弄髒啊。」

  书妃握住我硬举的肉棒,默默引导我的龟头顶住她小巧的菊花。

  「详……我准备好了……你用力放……进来……不要怜惜我……」

  「妃……你那里那么紧……我怎么忍心……」我迟疑着,充血的龟头却隔着薄薄一层保险套变得更坚硬,而且感觉到娇嫩的括约肌正害羞又紧张地缩动。
  「求求你……我不想让别人……我要你……」她已经无助到在哀求我。
  「我知道,那对不起……你忍一下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我慢慢将龟头往前顶。

  「呜……」书妃趴在王鸿台身上颤抖。

  「妃,你还可以吗?」我担心问,其实龟头根本都还挤不开那紧闭的肉圈。
  「嗯……」她忍耐地羞应。

  我再用力,她呻吟一声,肉棒却延着她股沟滑走。

  「啧啧」朱凯文发出失望的声音:「奸夫也不行啊,给你们一分钟,进不去就换人。」

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书妃紧抱住王鸿台,颤抖地说:「详……救我……我只要你」

  「好」她的哀求令我热血沸腾:「我不会令你失望……你放松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她用力点头。

  我再次往前挺,试图将龟头挤入不成比例窄小的肛洞。

  「唔……」书妃努力想松开她的小菊花,我也将力量集中在龟头最前端,屏气凝神,用力往前一顶。

  「噢……」她瞬间哀吟出来,连用火车便当端着她,肉棒深殖於隔壁阴道内的王鸿台都同时发出呻吟。

  「成功了吗?」章士和、朱凯文和魏继开这三个变态兴奋的问。

  「唔……」王鸿台呼吸更浓浊:「不知道、但姪媳妇的阴道……现在更紧了……」

  我感觉龟头已经挤开那圈顽韧的肉圈,但不敢分神,书妃的肛肠仍在顽强抵抗,在整颗龟头没进去前,随时可能再滑走功亏一篑。

  「放松……不要用力……奸夫的肉棒才能帮你开苞。」王鸿台说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噢……」书妃回应着,忽然又哀吟一声,因为我趁她喘息间肛门放松的空挡,龟头又成功挤进一些,现在应该有半粒龟头在里面。

  但书妃两根雪白胳臂紧抱住王鸿台,忘了那男人是正在侵犯她的畜牲,这景象让我不禁醋火中烧。

  「快点啊,发什么呆?」朱凯文催促。

  我深吸口气,心一横往前挺,「滋」一声,整颗龟头全挤进去。

  「噢……」书妃失神哀叫。

  「快完成了,真的人肉三明治,好刺激啊,赵权要是看到自己媳妇现在的样,应该会脑中风吧,呵呵!」朱凯文兴奋不已。

  「妃……我不想帮他们……糟蹋你……」我咬牙说,龟头被生紧的肉肠束得血液无法回流,却使整条阴茎更加坚硬。

  「嗯唔……逸详……别在意他们怎么说……唔……我没关系……」书妃痛苦喘息。

  「听到没有,她说没关系,你就别怜香惜玉啦,她老公都没说话了,慢慢来只是在折磨她而已。」

  我虽然气愤,但也无法否认朱凯文这畜牲的话,只有快点让这些老不修逞完兽欲,书妃才能解脱。

  「妃,你忍着……」我狠下心,将整条阴茎往阻力强大的窄小肠洞深处顶入。
  「噢……」攀在老男人身上的书妃弓起雪白裸背,两个洞都被男根塞满,明显让她很痛苦,但对於用火车变当姿势端着她,肉棒在她另一个肉隧里的王鸿台而言,却是兴奋无比的游戏。

  他呼吸浓浊说:「姪媳妇,我跟你还有你的奸夫,我们三个在玩人肉三明治,在家恩面前,好刺激、好淫乱啊!」

  「奸夫……快!我们一起动起来,让小书妃用这种羞耻的样子,在丈夫面前高潮。」

  「我不……」我正要拒绝,没想到插在窄紧肛洞中的肉棒居然自己滑动起来。
  原来王鸿台已经抱着她大腿上下抬动,两根湿淋淋的大怒棒,就在书妃羞耻的下体出没。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书妃发出辛苦的呻吟,

  「妃……很难受吗?……对不起……」我愧疚地问,虽然肉棒被窄嫩的肛肠夹得紧到头皮发麻。

  「嗯」攀在魏继开身上的书妃摇头,要我别担心。

  这样弄一阵子,王鸿台已经喘嘘嘘,汗流浃背的他,对羞得直发抖的书妃说:「爽吧?……姪媳妇……自己动起来好吗?……世伯要专心享受你的小嫩穴……」
  书妃沉默着,只听到嗯嗯哼哼忍耐的娇喘,全是香汗的雪白裸背微微颤抖,几秒后,她搂住王鸿台脖子的纤细胳臂缩紧,把脸埋在那个老男人肩膀,自己抬动起屁股。

  「姪媳妇……噢……好棒啊……你真听话……自己动了……噢……好乖……」王鸿台兴奋到气喘如牛,转头对完全无法有反应的赵家恩说:「家恩看……姪媳妇……抱世伯抱好紧……她很兴奋呢……噢……我的肉棒……在她身体里……世伯跟她结合得好紧……噢……她在咬我了……怕叫太大声吗?这小骚货……还会害羞……」

  我忍受着他对书妃的淫言秽语,还感觉隔着一层薄薄的肠膜,和另一条火烫肉棒互相在书妃体内摩挤的矛盾刺激。

  他这样折磨书妃好ㄧ阵子,自己也力竭,对我说:「奸夫,把姪媳妇放下来,我们舒服的躺着干她。」

  「我不……」我愤然拒绝,但脖子马上被绳圈勒紧,眼睁睁那看护在地上铺了软垫,王鸿台先躺上去,两个老傢伙一左一右抬着书妃双腿,将她小穴对准王鸿台自己扶高的肉棒顶端放下去。

  「嗯……哼……」书妃两张玉手按住那老傢伙的胸口,微翘屁股羞耻地跨跪在王鸿台上面,从后看去,小穴被湿淋的怒根塞满。

  而紧邻不堪景象的上方,刚刚才被我肉棒开苞的可怜菊花,张开成一个血红的小洞,不断流出事先被灌在肛肠里的润滑油。

  魏继开拿起润滑油,又倒一沱在那个缩动的小洞里,然后绕到我后面,对我的腿弯一踹,我双膝一虚,整个人往前跪倒在软垫上。

  「奸夫换你了,再上吧!」

  「唔……我不要……」

  「别反抗啦,你看姪媳妇自己都把屁股张开开在等你了。」朱凯文扯紧套住我脖子的绳子,让我快喘不过气。

  「姪媳妇,你自己用手扒开屁股,诱惑一下奸夫。」

  「不……要……」我咬牙说。

  书妃双臂撑在王鸿台胸上,整个人微微颤抖,似乎内心在挣扎着。

  过没几秒,她真的缓缓把将手伸到后面,放在两片雪白的玉臀上,然后用力扒住,粉红的指甲拉开红肿的括约肌,淋满润滑油的深深肛洞,像鱼嘴般羞耻的朝左右扩张。

  「姪媳妇好乖,真听话……」躺在下面的王鸿台兴奋不已,对书妃说:「姪媳妇,快趴在世伯身上,世伯想要你的奶子紧紧贴着,然后让奸夫插你另一个洞。」
  「不要……别听他的……」我妒火中烧。

  「详……对不起……我想快点……结束这一切……」她淒楚说完,整个人慢慢俯身到王鸿台胸上,跟他赤裸裸地紧贴在一起,屁股也因此厥得更高。

  「快点插进去吧,没听见她说的话吗?」朱凯文催促。

  我咬紧牙不甘心就范,尤其看她两团柔软的酥胸全黏在那臭老头身上,小穴外还露出他ㄧ截强壮的肉棒,更令我心中妒火狂烧,要我怎么能跟这畜牲一起享用我心爱的书妃?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」这时书妃羞耻地呻吟起来,我看到王鸿台屈起双腿,一震一震的挺动下体,让肉棒在她小穴滑送。

  「奸夫不想插你,就让世伯来吧!」魏继开搓弄着自己勃起的鸡巴走过来。
  「不……逸详……求你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
  书妃在王鸿台身上前后蠕动,娇喘哀求,她雪白的双手已经被王鸿台握住,像一对年龄悬殊的恋人一样十指互扣交欢。

  忍住满腔妒火,我转头怒瞪对想拉开我的魏继开:「我来!」

  我用双膝往前爬,将怒张的龟头顶在书妃雪白屁股中央,那个渗出润滑油的深红肛洞。

  「嗯啊……」书妃身体像被电殛到似激烈颤抖,这种反应令下面的王鸿台更加亢奋。

  「奸夫要进来,姪媳妇是不是等不及了,快!跟世伯亲嘴。」

  「嗯……唔……」书妃摇了一下头,但小嘴马上就被王鸿台吸住,接着不知道是无力反抗还是已经放弃反抗,她任由那老头佔据甜美的唇舌予取予求。
  我只能尽量忍住不去看,努力集中精神,将龟头挤入她生紧的小洞。

  「唔……呜……」刚硬的紫菇,残忍地挤大肛穴,书妃痛苦地呜咽着。
  强烈醋火令我狠下心,缓慢却毫不停留将整条怒茎插往深处,阻力强大的直肠不断反射性缩紧,像ㄧ条充满强韧肌力的虫腔吞缠着我的肉棍。

  「嗯……嗯啊……」书妃被老男人舌头闯入的小嘴不断闷吟,声音连我都分不清她是发情或痛苦。

  愈往深处,四周肉壁痉挛的状态愈强烈,感受书妃的体温也愈高,我咬牙推开层层阻碍直至没底,整条肉棒被ㄧ团火烫的生肠紧紧包裹着,下身血液充涨至令我呼吸困难。

  再度重返,我似乎比第一次更能享受书妃第二个秘穴的销魂滋味,可能我跟她都放弃抵抗而堕落更深了。

  书妃还在跟王鸿台激烈亲吻,虽然她是被动,但粉红的舌片偶尔也开始迎合那老男人的舌缠,这让我更气愤而抛弃怜惜的念头,屁股开始挺动起来。

  「唔……」她激烈闷吟。

  我的动作让她十指与王鸿台互扣更紧,抽搐的肠道彷彿有股强大吸力,将我的肉棒缠绞吞噬,我必须咬紧牙关,用全身肌肉的力量,才能在里面缓慢抽挤。
  而隔着阴道和肛肠间薄薄的肠膜,我能清楚感觉王鸿台肉棒的坚硬和温度,甚至连龟冠交互摩擦过都那么清晰!

  旁边那些人都看呆了,兴奋到只剩牛一样浓浊的喘息。

  半晌,朱凯文才说:「把奸夫手上绳子解开吧,脖子上有绳子就不怕他乱来。」
  那看护蹲下来替我解绳,我双手得到自由,握住书妃毫无赘肉的纤腰,拔出火红肉棍到只剩龟头在里面,再猛力顶进去。

  「呃……」赤裸贴伏在王鸿台肉体上的书妃发出闷吟,一双分别在王鸿台身躯两侧,雪白脚心朝上的美丽小腿也忍不住抬起来。

  我用力抓紧她的细腰,继续缓慢而紮实地蹂躏她娇嫩的肛洞,书妃骨肉匀称的裸背淒楚弓颤,丝滑雪肌上全是淋漓香汗。

  「姪媳妇看着家恩……」章士和揪起书妃凌乱的乌丝,令她仰高脸蛋看赵家恩,书妃被迫用她纤细的胳臂撑起上半身,湿软的奶尖仍有一半黏在王鸿台赤裸的胸膛上。

  「他是谁?还知道吗?」章士和指着赵家恩问。

  书妃闭上湿红泪眸,咬紧下唇不回答。

  「你丈夫你不认得了吗?是不是太爽了?两个洞都被用?」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噢……呜……唔……」书妃还是没出声,只是辛苦地呜咽喘息,因为我跟王鸿台两条肉棍轮流在她股缝间进出,将她雪白的玉臀撞得啪啪乱响……

  我不懂自己为何会着魔似的,也帮那些老傢伙欺负她。

  「快叫家恩一声老公来听听!」

  章士和说,冷不防手伸进她胸下捏住奶尖揉转。

  「嗯啊……老公……呜……」已处在临界的书妃随高潮的爆发而全身颤抖,阴道和肛肠更如痉挛般收缩,我跟王鸿台的阴茎彷彿要被生紧的肉壁绞断,同时咬牙闷叫出来。

  章士和继续玩弄她湿软的椒乳,说:「很好,肯开口叫老公了,接着有什么话对家恩说?以你现在这种不知廉耻的模样?」

  书妃摇头,刚才显然是在她无力防备下,让她失神喊家恩老公,这次她不愿再配合,也是ㄧ味咬唇忍耐。

  「姪媳妇至少该跟家恩说声对不起吧?刚才都跟奸夫道歉了,难道亲丈夫在你心中那么不屑一顾?」

  书妃仍然不为所动。

  「贱人,真不能原谅!继续跟世伯亲嘴赎罪吧!」章士和将她的脸压下去,王鸿台又吸住她双唇,湿舌闯入她嘴里。

  「两位可以动快ㄧ点,让她在丈夫面前享受双穴高潮的羞耻快感,这比A片精彩ㄧ万倍啊。」魏继开兴奋地拿着摄影机在录。

  当下我大脑已经被缺氧和淫秽的气氛所迷乱,跟着王鸿台一上一下夹着书妃洁白的肉体,两条火热怒棍轮流进出双穴,书妃痛苦地任我们蹂躏,交融成一块热汗淋漓的人肉三明治。

  「好刺激!从后面拍,姪媳妇的穴穴都磨出白泡了……」

  「噢……唔……」

  书妃颤抖哀鸣,阴道跟肛门又强劲收缩,急速紧缠的肉壁,把我的阴茎夹得动不了,一阵又一阵强大的吸力,使会阴处快感翻涌,但因为整条肉棒都被肛肠牢牢包住,那股快感就只被侷限在前列腺而无法畅快爆发出来。

  「姪媳妇高潮了吗?」章士合兴奋地问。

  书妃没回答,只是激烈娇喘,随即又一声让人血脉贲张的哀吟,只见躺在下面的王鸿台一直抽搐,我感觉他的肉棒暴涨一圈,隔着肛肠与阴道间的薄膜,连他阴茎上血液的脉动都清晰传递到我的肉棒上。

  这时我才清醒,惊觉他就要在书妃体内无套射精。

  「不准你……噢……」

  我才刚发出怒吼,书妃的肛肠又开始激烈缩榨,会阴处快爆炸的快感,让我好不容易恢复的脆弱理智又瞬间空白,等稍微缓神,王鸿台的肉棒已经在用力抖跳,新鲜精液滚热的温度,连我被肛肠包住的老二都感到一阵温烫。

  书妃可怜地颤抖着,她屁股夹着两条火烫粗壮的男根,王鸿台又在里面爆精,那种痛苦可想而知。

  「噢……妃……」我心疼地呼唤,下体却享受着被生紧肠壁阵阵抽吮的缩榨快感。

  「详……呜……给我……呜……」书妃也呜咽回应,要我内射在她直肠深处。
  「还不能让奸夫射出来!把他那里绑住!」朱凯文却大声说。

  一旁几个人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反抗,其实他们多此一举,我已经放弃抵抗。
  魏继开拿绑东西的束带绕过我的阴茎根部,连同睾丸在另一端用力抽紧,让阴茎血液无法回,继续维持勃起坚硬的状态。

  王鸿台射完精,要换魏继开接手,他们又将书妃和我重新摆佈,变成我在下面,书妃张开腿仰躺在我身上,要我抓着坚挺的肉棒,再度塞入她被蹂躏成血红小洞的肛门。

  书妃双臂撑在身后,当龟头挤进去、阴茎往内送时,她仍旧忍不住痛苦呜咽,但还没结束,她羞耻地将大腿张着,魏继开握起她ㄧ对纤细脚踝,怒张的龟头在倒流出白浊精液的耻洞口磨擦,不住娇喘的书妃,洁白脚趾才握住,他就狠心的将整条暴筋怒棍挤入泥泞的阴道,接着前后抽送起来。

  「啊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
  书妃失魂激烈的呻吟,章士合和王鸿台也围上来,一人一边握住她抖颤的乳房,低头含着粉红奶尖吮咬,书妃双手撑在背后,用力挺高赤裸酥胸任他们鱼肉……

  「呜……」这样多重玩弄下,她没半分钟就高潮了,窄紧的肉壁又一次缠夹住两条肉棒痉挛。

  「唔……妃……唔……」

  我也跟着抽搐起来,前列腺快被翻涌的精液涨爆,却又喷不出来。

  「姪媳妇很享受吧?嘿嘿!奸夫跟世伯们一起在家恩面前疼爱你……」朱凯文将手中绳子交给那名看护。

  他走过来蹲在我视线上方,伸手抚摸书妃神色淒美的脸蛋,然后手指挖进她湿润的小嘴,夹出粉红的舌片慢慢揉躏,书妃痛苦地嗯嗯娇喘,口水延着唇角流到脖子。

  「放开她……」

  朱凯文狞笑看我一眼,湿淋淋的手指松开书妃舌瓣,却改而勾住她下巴,低头压住正发出哀喘的小嘴,趁人之危和她舌吻起来。

  我嫉妒目睹书妃自甘堕落和第二个老头唇舌交缠,但被她肛肠紧紧缠裹的肉棒却依旧硬挺。

  「呜……唔……」

  魏继开在阴道中抽送的肉棒也慢慢加快速度,书妃两只脚被他握在手里,不断随他的进出呜咽哀鸣,旁边两个恶劣的老头,将她娇嫩的奶尖咬在牙齿间拉长,她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力,洁白的胴体佈满老男人糟蹋过的指痕和牙痕。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详……爱你……呜……」

  「妃……我也是……」

  书妃又一次激烈的高潮来袭,朱凯文也兴奋到受不了,站起来抓住粗长的肉棒,塞进她喘息的双唇间。

  书妃刚开始下意识抗拒想转开脸,但被朱凯文揪住头发无法逃避,后来在迷乱中,居然也就秀气的吞吐起来。

  「姪媳妇……呜……」朱凯文激动到快哭出来:「姪媳妇……自己在吸含我的肉棒……讨厌口交的姪媳妇……可爱的小嘴居然含住我的鸡巴在吸吮……舌头也自己在舔……好舒服……好激动啊……噢……」

  「妃……不要……」我嫉妒到眼快喷火。

  「世伯的肉棒很美味吧,姪媳妇自己抓着,好好帮世伯含」

  书妃原本摇头,但朱凯文硬是拉起她ㄧ条胳臂强迫她就范,书妃握着那条湿淋淋的丑陋肉茎,羞耻地转开视线,在大家都以为她不会配合的目光汇集下,她却伸出可爱舌瓣,怯怯舔起紫黑的龟头,粉红舌尖还毫不畏髒地绕着肉冠打转,从马眼中勾出腥稠的前列腺液。

  「噢……姪媳妇……」朱凯文爽到快站不稳。

  我愤怒地闭上眼不想看,魏继开却拍打我的脸颊:「奸夫在下面发什么呆,帮忙撑住姪媳妇啊。」

  我被逼帮他们撑住书妃肩胛,让她继续挺高白裸的上身。

  「射了……要射了!……」抓开她双脚,正在正面冲刺的魏继开脖子暴筋狂吼,我再次感受书妃阴道内别支男根暴涨数圈,像狂暴的鲶鱼般疯狂抖跳,喷出灼烫的浓精……

  这一晚,是我跟书妃在一起以来最难熬的一夜,他们让我的肉棒一直塞在书妃的肛洞不让我泄精,然后一个轮一个上来插她的小穴,五个人都内射在她有孕的子宫里,倒流出来的精液弄得我跟她结合在下体一片黏稠。

  等泄完兽欲,这些老色鬼依旧没立刻让我们解脱,他们慢条斯理穿回衣裤鞋袜、整好仪容,放我跟书妃赤裸着湿黏狼藉的身体,肉棒跟肛洞紧紧结合无法分开,就像不懂羞耻在众人眼前赤裸交媾的野狗。

  「很爽吧,小姪媳?」变回西装革履的朱凯文,在书妃身边蹲下,手里还拿着一把利剪。

  书妃羞耻地闭上眼,并不是因为朱凯文问她话,而是面对赵家恩而感到羞愧。
  赵家恩空洞的视线,一直没离开过肛门被情夫肉棒塞满的裸妻,他虽然没办法有表情,但代表愤怒的热泪却一直没停过,泪水已经染湿润了他赤裸的胸口和肚皮,连被爱妻纤手绑成紫色肉丸的生殖器都滑漉漉一片。

  朱凯文嘿嘿冷笑,故意将书妃修长双腿往两边拨更开,书妃并没反抗,只是坐在我怀里令人心疼颤抖,任凭淌着男精的阴户更鲜红的裂开在众人视线中,而我们交媾在一起的地方,当然也被羞耻地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「现在最后的高潮戏要来了,姪媳妇好好享受情夫在你屁眼里爆精的美妙感觉……」

  朱凯文说完,就将利剪插入套住我生殖器根部的束带缝隙,然后一把剪开。
  瞬间早已暴满在前列腺处的浓精,如洪水灌进窄管,把被肛壁包住的阴茎撑暴一大圈。

  「噢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
  在那些老畜牲亢奋注射下,书妃激烈的哀叫出来,我也忍不住闷吼,滚烫的精液一注接一注喷出来。

  这时我才发现,原来他们给我套上的保险套,前端是可以单向张开让精液射出的,於是那些积压许久,如熔岩喷发的浓精,就全灌进书妃直肠深处,形同另一次残酷的浣肠。

  书妃双臂反撑身后,挺高白裸上身不住弓搐,一直到我胡乱在她体内暴射完,阴茎变软从她饱受蹂躏的菊肛中掉出来,她才体力不支,软绵绵倒在我身上,这时换我感觉一片湿烫的稠物,从她屁股下快速漫延出来……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「各位贵宾,今天绑在我们淫妻木马台上受罚的,是一位背着丈夫在外面偷情,现在肚子里已经有一个多月身孕的妻子,当然,她怀的并不是丈夫的骨肉……」

  拿麦克风说话的,是一个顶着地中海形秃的男人,在舞台上方强光灯照射下,出油的头皮不停闪动令人厌恶的油腻光泽。

  「各位贵宾,这种出轨的女人可以原谅吗?」

  男人大声问,声音透着兴奋的颤抖。

  「不行!」

  「不能原谅!处罚她!要用刑!」

  「让她在木马上对丈夫忏悔!」

  阴暗周围,立刻暴出热烈附和。

  一桌桌客人以灯光明亮的舞台为中心,围绕成半圆形,座上以男性居多,但也穿插着一些浓妆艳抹的女人,他们身着红黑闪亮晚宴礼服,而且不论男女,都跟台上的地中海秃男一样,戴着半罩式的舞会面具。

  地中海型秃男口中的出轨人妻就是书妃,此刻她诱人的胴体只有一薄贴身黑丝,还有纤足下的高跟鞋。

  性感的黑丝虽然包覆她身体和修长四肢,但里面空无一缕,透明薄黑掩不住裸肌的雪白,嫣红的乳尖更羞耻激凸,让人望之血脉贲张。

  被穿成这样的她,一对纤细秀腕被铐在半空中,张腿跨站在一具木头钉成的木马上。

  那座长约一公尺的木马,背部安装ㄧ整排强力电动按摩棒,她的私处就压在这些发出嗡嗡震响的按摩棒头,辛苦扭动被黑丝贴覆的诱人胴体,被箝口球塞住的小嘴不时垂下晶莹香涎,发出哀羞的悲吟。

  而舞台上方,数盏刺眼灯光直接打在她身上,令她无处闪躲四面八方灼热飢渴的视线。

  他们唯一让她保留的微薄羞耻,是将她脸蛋用一条薄丝巾遮住,只露出鼻尖以上的容貌,但这并无法掩藏书妃让人动魄的绝色,更别说一双美丽又淒濛的泪眸,是燃起变态凌虐者熊熊欲火的极品。

  「权总,怎样,这个刺激吧?呵呵……」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舞台下方一隅,那是书妃羞惶目光自始不敢转去的方向。

  那桌共五个男人,其中四个颇有年纪,只有一名年轻俊英俊,可惜却是瘫坐在轮椅上的残废。

  说话的人虽然戴面具遮住半张脸,但就算化成灰,我也认得他是可恶的朱凯文。

  「唔……凯文……不知道怎么回事……我……头好晕……」

  被朱凯文称「权总」的男人,赫然是书妃的公公赵权,而他身边那个瘫痪的年轻人,当然就是赵家恩。

  赵权神智看起来神智恍惚,肢体不太听使唤,说话还大舌头。

  这样的他,一直都没认出、而且恐怕死都不会想到舞台上这具只有薄透黑丝覆体的曼妙身躯,在众目睽睽中遭受淫刑的,是他乖巧美丽的媳妇。

  但对处境如此不堪的书妃而言,羞耻、恐惧、无助、怕被认出的心情,正像鬼魂不断啃噬她柔弱的灵魂!

  朱凯文不怀好意说:「你可能喝多了,不是有解酒粉吗?给权总来一包吧,魏老!」

  朱凯文给了坐在赵权另一边的魏继开使个眼色。

  「是,马上!」魏继开立刻取过赵权面前的水杯,倒入七分满开水,然后从西装口袋拿出一个纸包小心打开,将里面不明粉末倒进杯中,再拿起杯子轻轻摇晃让粉末融解。

  「权总,喝下这个酒马上就醒了。」他把水杯送到赵权嘴前。

  「我……」赵权恍惚中似乎犹豫要不要喝,但朱凯文从魏继开手中接过水杯,硬将杯缘塞进赵权唇间,强迫他喝下那杯不知加了什么粉末的水。

  我目睹赵权一步步走入朱凯文的陷阱,此时的我也跟书妃一样在舞台上,身份是「奸夫」。

  他们把我脱光,绑在另一种「木马」上,那是只有约十公分厚的木板片切割成马形,下面用坚固的钢座固定。

  我光屁股坐在窄小方稜的硬木上,小腿屈膝和大腿绑在一起,两只脚碰不到地,全身重量落在股间,有多痛苦可想而知,但他们还喂我吃威而刚,把我的老二搓硬后,用细绳紧捆在木马背上。

  我跟书妃会轮落来此,全是朱凯文的阴谋。

  书妃的公婆回国后隔没几天,朱凯文马上安排书妃到东南亚出差,但其实却是把我们绑来这家专作成人SM表演的会员俱乐部。

  然后朱凯文又假好心耸恿赵权带赵家恩出来散散心,帮他们父子安排看「精彩」的秀,还暗示是不适合女性看的秀,赵权原本意愿缺缺,但朱凯文应掰说赵家恩也闷久了,看些刺激的说不定对他复健有帮助,还找赵家恩的医生串通认同这种狗屁道理。

  赵权最后经不住他的大力邀约,加上魏继开和王鸿台也说要一起,不好拒绝下,就跟书妃的婆婆说要带赵家恩出外应酬,两人跟着看护陪同,就被骗来这里看自己媳妇的美肉耻凌秀。

  而且赵权ㄧ来,就喝了不知被加什么料的酒水,搞得现在神智不是很清楚,刚刚又喝下那杯「解酒水」,让我更感觉不妙的事似乎要发生,但心急的我,却只能在木马上承受肉体苦刑,什么也无法作。

  「权总,有好点吗?」

  「是比较不晕……但好热……」赵权脸色泛红,不停拉着领带结,虽他口中说有比较好,但我看他的眼神,却是不一样的失常状态。

  「热就脱衣服吧,反正看这种秀,本来就会让人浑身发热。」朱凯文露出猥琐的淫笑,对赵家恩身后的看护说:「帮你家老闆把西装跟衬衫脱了。」

  「不用……」赵权还保有一丝清醒,但却没什么能力抗拒,於是西装跟衬衫被脱掉,上身只剩内衣。

  「权总有没有觉得,上面那个被吊起来坐木马处刑的美丽人妻,很像一个人啊?」朱凯文问。

  「嗯……谁?……我没印象……好热……」赵权嘴唇乾燥、满是血丝的双眼目光变得贪婪炙热,紧盯着台上心慌又羞闷颤扭的书妃。

  「像谁啊……」朱凯文露出神秘笑容,靠近赵权:「说来对您很不敬,但真的有几分神似,就怕您骂我老不修跟我绝交啊。」

  「嗯……谁?没那么严重……」赵权呼吸浓浊,他不顾有许多人在,脱掉已经汗淋淋的内衣,躺露略显松垂的上身。

  「就是……」朱凯文装得ㄧ副不好启齿,赵权喘着气,对台上扭动的美肉目不转睛。

  「您的媳妇,小妃……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梦晓辉音 金币 +1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